歲月流金---洞簫大師譚寶碩

老人中心要舉辦聯歡晚會,中心的姑娘找到我,問我能否為老人家表演一個節目.我說:“我給你們演奏音樂,用洞簫.”

我拿起洞簫,洞簫的竹身閃耀著溫潤的亮光.

為老人家演奏些什麼好呢?

我想起一首歌,裡面這樣寫:“是他也是你和我,同相親相愛也相爭,大家偶遇在人海,你我各留痕.”好吧,我就用大家熟悉的歌曲串起來演奏,讓我們在這音樂中,好好回味以往的日子.

我在台上演奏,台下全是老人家,一片老氣橫秋,白髮蒼茫.

我吹奏起《客途秋恨》,簫聲嗚咽,訴說著世事滄桑.

“涼 風有信,秋月無邊……”那是遙遠的年代,說的是家國興亡,情慾交纏的一段血淚. 樂曲并不遙遠.我記起曾經見過一幅歷史圖片,照片拍下一群被東華三院收容的難民,畫面模糊,但我仍見到難民們那落魄的情景.我為畫中人那惶惑不安的表情所 深深悸動.中華民族自古多災多難,有如這首《客途秋恨》一般悠長哀痛.只不知照片中那些衣衫襤褸的小孩,今天可有誰在台下傾聽?

樂曲轉奏《紅燭淚》,淒清婉囀.

“身如柳絮隨風擺,歷劫滄桑無聊賴……”我看到台下有淚光閃動,心中突然不安.我無意令你傷感,我極力在你淚水縱橫的臉上,想像出昔日的嬌俏.我明白,歲月可以改變容顏,可以改變一切,但改變不了回憶.

是否應該吹奏激揚一點的?我奏起《奮鬥》《親情》《倚天屠龍記》.

“無論歷盡幾次浪,無論受盡多少風霜,無論再要奮鬥幾次,才共你到得彼岸……”“問世上有幾多愛,流露無限美善.像世間舐犢情深,永不改變.”

仍記得七、八十年代的風風雨雨吧?七一年“保釣運動”在維園的流血事件.七二年的山泥傾瀉.七三年股市大跌.同年李小龍逝世.七四年廉政風暴.七八年越南難民.八一年聖誕中區騷亂.八三年中英談判.八四年簽署香港問題“聯合聲明”.八六年尤德病逝.八九年“六四”民運……

歷史記在紙上,人生的經歷卻刻骨銘心地埋藏在心中.記憶的殘片,每個人都不盡相同,唯一相同的,是內裡都交纏著愛恨、歡悅和悲傷.

我吹起《忘盡心中情》.

“忘盡心中情,遺下愛與痴.任笑聲送走舊愁,讓美酒洗清前事.”簫聲深沉,但帶著一分灑脫,我見到台下老人們展現出歡顏.

樂曲將要結束了,但人生的路我們仍要繼續走.

歲月流金,我們都會老去.

我記起這首歌:“願我一生去到終結,無論歷盡幾許風波.我仍然能夠講一聲,我係我.”


延伸閱讀: 介紹洞簫大師---譚寶碩先生



創作者介紹

讀書人's 靜心居 & 高爾夫人生 @ 溫哥華

jameshung2006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